笔趣阁格格党 > > 天启:重生王女,这位殿下不好惹 > 正文 第1章 殒命 缘
    “女夭女祸国,人人得而诛之!今以血祭,以慰亡灵!”刀光凌然,台下的咒骂声不绝于耳,那些人面目狰狞,眼中的戾气似要把台上的女子撕成碎片。

    慕浅安身着一袭白衣,黑发随风舞动,满身血污看着极为狼狈,却依旧掩盖不了那一脸清冷决然的容颜。

    她的手腕早已血流不止,被绑在柱子上如同任何人宰割的羔羊,脚腕处也早已是烂了一片,可她身体却挺得笔直,那份傲气与高贵是她身为公主与生俱来的。那些人怎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他们用温水连续不断地,细细地浇在她的手腕处,以至血液不会凝结,能够一直源源不断地流下去。

    慕浅安定定地看着远方,目之所及是她一心维护如今却对她喊打喊杀的百姓,她身为一朝公主,却在一夕之间成了祸国的女夭女。多么可笑,多么可悲?

    “浅安……你可还有话要说?”沈辞皱着眉,眼里是说不清的情愫。

    慕浅安转过头,看着眼前这个身着盔甲,目如春风的男子。那是她曾经倾尽一切都想要在他身边的男人啊,可是现在,她只觉得自己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当年自己就是被他这副衣冠楚楚的模样给欺骗了,从小的倾心,不顾一切地向他奔去,然,一切终是她的一厢情愿了。这个男人自始至终,没对自己有过一分真心……

    “我倒想知道,将军可心安?”慕浅安面色如白纸,仿佛风一吹就要散了。声音嘶哑,勉强扯出一抹自嘲的笑,惨淡而又绝望。

    沈辞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现在的他连直视慕浅安的眼睛都做不到。

    “浅安……”

    “你不配叫本公主的名讳。”慕浅安转过头,定定地看着远方。曾经有一个人,说会护着自己,可是,他不在……

    沈辞紧锁眉头,转身离去,却在登上阶梯的那一刻,冷冷喊到:“放箭!”

    万箭穿身,慕浅安抬头看向天空,眼里是无尽的怨恨。

    她好累,好恨,好悔。是她害了自己的父母被女干人所害,亦害了兄长死得凄惨。皆因自己信错了人,错付了真心。她恨沈辞的无情,亦恨百官的冷漠,恨这世道炎凉,人情淡薄。

    痛,真的很痛……

    闭上眼的那刻,好似有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脑海,但是慕浅安已经无力去细细想了……

    天启十五年,大雪纷飞,天地间一片雪白。在皇宫的一处偏远宫殿,芳华殿,殿外跪了一地的人。

    “陛下!臣妾没有!臣妾没有推郡主,臣妾真的没有!”一个身着华服的女子此时衣衫凌乱地跪在一位身着玄色九龙朝服的男子的脚边,手死死地抓着男子的衣角,发丝凌、乱,头上的金钗早已歪得不成样子,脸上赫然有个红红的巴掌印,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砸。

    “苏、瑾、安!你当朕的眼睛是瞎了不成!”沈修寒眼中的怒火像是要把眼前的人给活活烧死,厌恶地一脚把苏瑾安踹出老远。

    苏瑾安捂着胸、口,努力支撑起自己的身子,喉间有一股子腥甜涌上来。

    一旁的太监婢女齐刷刷地跪了一地止不住地颤抖,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是啊,谁敢在沈修寒暴怒的时候触这个眉头啊,那跟赶着去投胎有什么区别?

    “陛下,臣妾真的没有,你信臣妾啊!”苏瑾安不甘心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那眼中的寒意让她止不住打颤,身上的疼痛更是让自己几度想要晕厥。

    好不容易压下那喉、间的腥甜,苏瑾安想起了什么连忙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手脚并用地爬到沈修寒脚边,直起身子,勉强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颤颤巍巍道:“陛下,你看看我,你好好看看我这张脸啊,陛下你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13599笔趣阁笔趣阁小说网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358文学26661文学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358小说33991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