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身火海的那一刻,南悦在想,下辈子真的还能再遇见迟瑾深吗?

    过去数年,她不曾对他上过心,以至于她根本感受不到他深沉而又隐忍的爱意。

    直到死,她才知道,原来他瞒着自己,默默爱了她这么多年,甚至愿意陪她共赴黄泉。

    她哪里还得清啊,她把自己赔给他都不够。

    可能上天也觉得她亏欠迟瑾深太多,竟让她重回到一年前。

    当她从熟悉的房间里醒来时,足足缓了好几天,对所有人闭门不见。

    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南悦小姐,老爷让您下去见一位客人。”

    年轻的女佣在门外轻声喊着,门内的人发愣地坐在床上,很长一段时间才有反应。

    “好,我知道了。”

    事到如今,南悦依旧不敢相信自己重生了。要不是身上丝毫没有被大火烧伤的痕迹,她可能更相信这是一场不痛不痒的梦。

    没有思虑太多,她起身往楼下走去。

    “悦悦,客人都到好久了,你怎么才下来?”

    她前脚刚出现在大厅,后脚就有一道婉转悦耳的声音迫不及待响了起来。

    乍一听还让人觉得此人温柔至极,可往细里听意思,却是在暗地指责她有失大家闺秀风范。

    南悦心中冷笑,她的好表姐真是处处为她着想。

    印象中,南宁晚属于中规中矩的美人,浓眉星眸,泼墨般的长发垂落在肩后,宛若上好绸缎,举手投足间尽显端庄优雅,是众多男子的梦中情人。

    可惜,徒有其表。

    谁能想到这张美人皮下,居然藏着蛇蝎心肠!

    “表姐在担心什么?来晚的又不是你。再说客人来就来了,如果不是专程见我,我来早来迟又有什么关系?”

    南悦性子直爽,向来想说什么说什么,但像这样反驳南宁晚,还是第一次。

    客厅里坐着的人寥寥无几,全被她今日不同寻常的态度惊到了。

    南宁晚更是变了脸色,下一秒却又佯装一副识大体的样子:“悦悦,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表姐说错话了?表姐给你道歉,你别生气。”

    她的嗓音娇柔,任谁听了都心生怜惜。

    这么一来,反倒显得南悦无理取闹了。

    还不等南悦说什么,一旁面容还算姣好的妇人插话道:“宁晚,悦悦还小,有时候可能不懂事,你别想太多。”

    “阿姨真会开玩笑,我实话实话而已,怎么就成了不懂事?”

    南悦冷声回道,看着眼前和母亲有些相像的脸,忍不住自嘲一笑。

    沈落芳是母亲的亲生妹妹,当初母亲过世没多久,她就勾搭上了自己的姐夫。原以为南宁晚改姓南,是因为沈落芳嫁于父亲的缘故,谁想,她竟是父亲的亲生骨肉。

    所以,她和母亲的存在就是个笑话?

    气氛一下降到冰点,沈落芳狐疑地盯着她。之前她还亲切地喊自己小妈,这会怎么就改口喊阿姨了?还这般咄咄逼人?

    “瑾深还没回来?你们去找找他。”

    久久静默的南父察觉到什么,突然开口扯开了话题。

    听到这个名字,南悦愣了愣,心脏紧跟着隐隐作痛起来。

    原来她们口中的客人,是他……

    “抱歉,我来晚了。”

    低沉好听的声音从门外飘了进来,迟瑾深不疾不徐地朝她们走来。在看到南悦之后,脚下明显一顿,但又很快恢复如常。

    南悦微微抬眸,入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13599笔趣阁笔趣阁小说网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19358文学26661文学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358小说33991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