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灵与肉 > 正文 第 5 页
    声音也不自觉地变得温柔:“舒服吗?”
    她唔唔啊啊地叫,揽着他的肩膀无力地承受,浑身都是汗水。
    “我干得你舒服,还是你老公干得你舒服?”他开始换成九浅一深的节奏,每次最深地顶进去时,都会惊起她一声软绵绵的娇呼。
    到最后,她终于承受不住,娇滴滴地妥协:“是你……呜呜呜……”
    这一晚,男人用掉了三个避孕套。
    好在动作一直还算体贴,没有伤到她。
    天亮的时候,她在男人温热的怀抱里醒过来。
    半软的阴茎还塞在她体内,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她可怜巴巴地求饶:“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
    男人心软了一软,放过了她,把性器抽出来。
    避孕套里,装满了最后一次性交时留下的精液。
    他摸摸她小巧的下巴:“你这样的尤物,你老公也真舍得。”
    女孩子幽怨地看了他一眼:“你不也是一样,拿自己的妻子和别人换。”
    男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带过来的是我老婆?”
    柒柒作震惊状:“你……”
    男人拉着她的手,放在掌心把玩:“我是在夜总会雇的小姐,五百块钱一个晚上,怎么样,便宜吧?”
    五百块钱,睡了一个这么高质量的人妻,这件事够他吹嘘很久了。
    “对了,这件事你可别告诉你老公,不然他得被气死,哈哈。”男人笑起来。
    柒柒背过身去,想了一想,嘴角也勾了起来。
    是啊,花了那么多钱,睡了一个误以为是良家的小姐,真是讽刺。
    可背后的这个男人并不知道,他自己也是个笑话。
    真真假假,俱是荒唐。
    灵与肉(七)神秘的客人(一)
    二姐白瑾怒气冲冲走进休息室,将饱胀的愤慨凝聚在手上,“哐当”一声拍上了门。
    胸前硕大的两团难承其怒,也跟着晃了晃,散出迷人的乳波。
    “妈的!傻逼!脑残!王八蛋!”她一个劲地骂。
    “哟,这是怎么了?”冰玉一边对着镜子涂口红一边问,“谁惹你了?发这么大脾气?”
    白瑾从包里翻出支烟点燃,在烟嘴处印出一圈艳粉色的痕迹:“不知道从哪儿跑过来个傻逼,神神秘秘的,不敢用真实面目见人也就算了,嘴损得一比!”
    “操,姑奶奶还不乐意伺候他了呢,狗娘养的!”她又愤愤地骂了一句。
    “是嘛?”冰玉失笑,“二姐人比花娇前凸后翘的,还有人能挑得出你的毛病?我倒想见识见识!”
    大姐红云上个月终于找到归宿,嫁了个富商上岸,所以,虽然称呼还没改,但白瑾已经是夙夜会所当之无愧的头牌。
    “哼!”白瑾冷笑一声,并不理会冰玉。
    转过头瞥见柒柒,她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咦?你这个指甲油颜色不错,哪里买的?”
    一个胖子已经推门进来,挨个点人:“冰玉、兰兰、阿阮、柒柒、紫苏,则哥喊你们几个去602包间!”
    “得,来了!”白瑾看好戏似的将白嫩嫩的腿横放在茶几上,“老三,快去见世面吧!”
    冰玉将薄透的披肩脱下,伸了个懒腰,对柒柒招手:“走吧,乖妹,咱们去会会!”
    她素来彪悍,此刻竟然端出种上阵杀敌的气场。
    柒柒笑着应了,将小小一瓶指甲油塞到白瑾手里:“白瑾姐姐,你要不要试试看?或者待会儿我回来帮你涂呀。”
    白瑾不轻不重地拧了拧她的脸:“还是我家柒柒最乖,快去快回啊!”
    是笃定她会落选的口气。
    冰玉拉着柒柒在最后面走,和她咬耳朵:“你看白瑾最近那个张狂劲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