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灵与肉 > 正文 第 20 页
    柒柒咬了咬唇,怯生生地道:“可是,买药也需要钱的,钟医生,求求你收下吧,就当是安安我的心。”
    被少女可怜巴巴地看着,钟临实在招架不住,只好松了口:“没有花多少钱,我回头把报价发给你,你按那个数给我就行。”
    那张卡还是被他退了回去。
    柒柒不再勉强,发自内心道:“钟医生,你真是个好人。”
    无端端被发了张好人卡,刚夹了块豆腐放入口中的钟临闻言不由呛了一下,剧烈咳嗽起来。
    柒柒连忙站起身帮他顺背,又递给他一杯温水。
    女孩子玲珑有致的身体毫无所觉地贴向他,钟临的脸微微红了红,立刻躲开。
    嘴里还忍不住教育起来:“央央,你对男人应该有点最基本的防范意识,尽量不要和别人像这样单独相处。”
    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房门还是关着的,若他起了邪心,她根本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柒柒歪着头,一脸懵懂:“什么?”
    钟临的脸更红了。
    总感觉会越描越黑。
    柒柒却反应过来,甜甜一笑:“钟医生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你。”
    见吃得差不多,她勤快地把残羹剩饭收拾到一个大塑料袋里。
    弯腰的时候,宽松的毛衣领口微敞,钟临无意间扫了一眼,看见一排深深的齿痕。
    他下意识叫住她:“你——”
    是今天那个男孩子留下的痕迹吗?
    可正常欢爱,不应该下这样重的口。
    他忍不住担忧起来。
    “怎么了?”柒柒顺着他的眼神往下看,然后脸色变了变。
    她慌忙遮掩住伤口,抿了抿嘴。
    钟临没有多问,撕下一张纸,写了几个药名递给她:“去楼下药房买,外敷内服,祛瘀消炎。”
    柒柒接过,点了点头,又有些惶恐地道:“钟医生,求求你,能不能不要让明远知道?”
    钟临叹口气:“我不会说的,但是央央,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和别人相处的时候,还是要擦亮眼睛,学会保护自己,明白吗?”
    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皱眉问道:“你是不是缺钱?所以才……”更多不好的猜测呼之欲出。
    柒柒摇摇头,随口扯谎:“没有啦,是情侣间的一些小情趣,阿哲没注意好分寸,闹得稍微过分了一点,以后我们会注意的。”
    这个锅,只能让申哲背。
    想起白日里那个男孩子紧张的模样,钟临自嘲地笑了笑。
    看来,应该是他想多了。
    谁会舍得对这样的女孩子下重手?
    柒柒和他告了别,果然去买了药,躲进卫生间涂了涂。
    看着镜子里那具惨不忍睹的身体,她只觉得有些陌生。
    不过,她从没觉得自己脏。
    早几年,被那个畜生祸害的时候,还会想不开。
    可明远生病以后,很多事情就变成了细枝末节。
    掐咬出来的伤痕,总有愈合的一日。
    留在体内的精液和口水,早晚会变成废物,被身体自然排泄出去。
    就算是性器零距离紧密交接的部位,上皮细胞二十八天也会更新一次。
    每一刻的她,都在死去;每一刻的她,都在重生。
    除了明远,没有任何人可以在她心上留下印记。
    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真正污染她,伤害她。
    清凉的药膏有效缓解了伤口的疼痛,柒柒躺回床上,抱着明远的一件衣服,进入梦乡。
    睡梦中并不安稳,旁边病床上的病人忽然呼吸衰竭,哭喊声、呼叫声、开门关门声、还有钟临有条不紊安排抢救的声音,构成晦暗梦境的背景音。
    过了很久很久,一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