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灵与肉 > 正文 第 26 页
    用温水清洁了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剪干净手、脚指甲,又梳顺了微长的黑发,最后在他已经冰冷的唇上,印下深情一吻。
    钟临不由动容。
    克制而隐忍的悲伤,比嚎啕大哭更加令人担心。
    他协助她为少年换上火红的球服。
    过分羸弱的身躯,似乎因此焕发出一线活力。
    柒柒哑着嗓子道:“生病之前,明远最喜欢踢足球了,他是我们学校足球队的队长,所有人都喜欢他。”
    钟临叹了口气,道:“在医院也是,没有人会不喜欢他。”
    乐观,开朗,脾气温和,绝不轻易麻烦护士和医生,力所能及的时候还会不计回报地帮助其他病人。
    上午十点,明远的大伯才姗姗来迟,表情略有不耐。
    听到柒柒说不打算举办追悼会,而且所有费用都由她来承担的时候,对方明显松了一口气。
    她唯一的要求,是把骨灰带走。
    对于没有多少感情的亲戚来说,留着死人的骨灰毫无意义,甚至还有些晦气,所以对方欣然同意。
    看着明远的遗体被推入火化炉,柒柒终于控制不住,往前冲了两步。
    一直观察着她的状态,钟临眼疾手快地从背后抱住她。
    他用尽量平静的语调稳住她的情绪:“央央,想想明远临终前说过的话,他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不要让他走得不安心。”
    眼泪终于流淌下来,柒柒哭得肝肠寸断。
    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是徒劳。
    钟临只有沉默地把女孩子死死箍在怀里,生怕她想不开。
    过了好一会儿,遗体火化完毕,工作人员把骨灰盒递给柒柒。
    她双手颤抖地接过,眼泪啪嗒啪嗒滴在光滑的盒面上。
    然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她躺在一张陌生又干净的床上。
    刻意调暗了的灯光并不刺眼,不大的卧室内陈设简单,除了床之外,只放了一个电脑桌和摆满了书的木质书架。
    房门是开着的,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客厅灰蓝色的沙发。
    空气中,有饭菜的香味飘过来。
    “喵~~”一只胖胖的橘猫踩着被子踱过来,站在她胸口,居高临下地睥睨了她一眼,然后悠闲地舔了舔爪子,跃下床去。
    柒柒愣了愣,跟着下了床。
    赤着脚走到厨房门口,看见脱去白大褂的男人穿着半旧的家居服,安静地看着沸腾的汤锅,正在发呆。
    “钟临哥……”她怔怔地开口。
    钟临立刻回过头,先是习惯性地露出个温和的笑容,旋即看到她光着的脚,又皱了眉。
    他大步走过来,拉住她的胳膊,走回客厅坐下,把一次性拖鞋递到她脚边,示意她穿上。
    柒柒听话地穿好鞋子,看见放在茶几上的骨灰盒,立刻紧紧抱入怀中。
    “钟临哥,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我……”她准备告辞离开。
    “央央,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联系你家人,让他们来接你吧。”钟临打断她的话。
    柒柒黯然垂下眼帘:“钟临哥,我没有家人。”
    她唯一的家人,此刻就在她的怀抱里。
    钟临眼睛里闪过惊讶和愧疚,考虑片刻,做了一个决定:“央央,你现在的状态很差,我不可能放你一个人离开,要不你先在这里住下,等情绪稳定了再走,好吗?”
    生怕她多想,他道:“正好我这周要值夜班,晚上不会回来过夜,家里的钥匙我也留给你,如果我有事回来,提前给你打电话。”
    柒柒动了动嘴唇,拒绝道:“不用了,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钟临又想出一个理由,“明远的个人物品还没有收拾,对不对?你乖乖在这里休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