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灵与肉 > 正文 第 30 页
    钟临弯下腰轻拍她的后背,柔声解释:“我妈突然过来,我事先并不知情,如果她说了什么不合适的,你别放在心上。”
    柒柒点了点头。
    钟临微松口气,道:“是不是还没做饭?要不我带你出去吃吧?”
    他转过身去玄关换鞋,然后听到她平平静静说了一句话:“钟临哥,我不会和你结婚的。”
    身形顿住,钟临回过头来,判断不出她是在说气话还是真心话,强笑道:“央央,你还小,我们暂时不讨论这个问题,好吗?”
    然而柒柒摇了摇头:“如果我的态度给你造成了什么误解,我很抱歉,但我不可能和任何人结婚的。”
    她结婚的对象,只可能是明远一个。
    钟临皱了眉:“央央,我不是随随便便的人,既然已经和你发生过关系,就一定会对你负责,我妈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说服她……”
    他的话音突然止住,因为他看见面前的女孩子,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这是明远过世之后,她第一次笑。
    却令他生出悚然之感。
    好像这阵子相处时候的温情、亲昵,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如今被她毫不留恋地打碎。
    然后在两个人之间,划出一道天堑。
    “央央……”他心生不祥之感,焦急地往她的方向走近一步。
    “如果发生过关系,就需要负责的话,我只有一具身体,哪里够那么多人分呢?”柒柒轻笑一声,吐出的话语将钟临的身体乃至灵魂彻底冻住。
    好半天,他才涩然问出一句:“你是什么意思?”
    “钟临哥,我之前说的,卖了明远家的房子,给他治病的话,是骗他的。”柒柒悠悠然地开口,双目无悲无喜地直视他的眼睛,“我卖的,是我自己。”
    犹如遭到重击,钟临高大的身躯剧烈颤动,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声音情不自禁地提高:“你说什么?”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柒柒理了理散落到耳前的头发,白嫩带着婴儿肥的脸颊透露出一抹决然,“卖了很多很多次,卖给过很多很多男人,老的少的,美的丑的,只要给钱,来者不拒。”
    “钟临哥,这样的我,你还愿意娶吗?”她问。
    钟临没有回答。
    事实上,已经不需要他的回答。
    从他铁青的脸色,和复杂的眼神,她已经明白了他的内心想法。
    幸好,她也从来没有希冀过什么。
    从卧室里拉出上午整理好的行李箱,另一只手抱了明远的骨灰盒,她端端正正对钟临鞠了一躬,语气回复最开始的礼貌与生疏:“钟医生,谢谢你帮了我们这么多,谢谢你收留我、关心我这么久,再见。”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那一瞬,钟临想过追出去。
    可双脚不听他的使唤。
    脑海里走马灯一样闪过和她疯狂交媾的每一幕,她在他身下承欢、哭泣、吟叫、高潮。
    然后,那张他的脸,变成了无数个模糊不清的男人的脸。
    他只是一个普通男人,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
    不过,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错过的,到底是什么。
    灵与肉(四十八)毒蛇
    柒柒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天气炎热,令她想起去年夏天。
    彼时,她还在宿夜会所上班,辗转于不同男人之间,每次推开包间的门,都像在抽取命运的卡牌,不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可因为心底有着希望,那时候的她,并不觉得难熬。
    而现在,明明已经从那个泥潭里离开,却觉了无生意。
    一切都没劲透了。
    回到出租屋里,冰玉正在拖地,这么热的天气,也不舍得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