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灵与肉 > 正文 第 32 页
    这部分算是这个故事的高能情节了,剧情需要,比较重口味,不过快结束了,大家忍一忍。
    灵与肉(五十一)宫交(虐H)
    柒柒开始绝食。
    被凌虐到残破的身躯,一点一点衰败下去。
    发现她的死志,金埔心冷笑:“被操烂了的货色,装什么贞洁烈女?”
    留置针埋进腕间凸起的青色血管,白色的营养液一滴一滴流入静脉。
    肌肉松弛剂照旧是一天一针,雷打不动。
    她现在,几乎是个彻彻底底的禁脔了。
    排泄都在床上解决,既然不肯吃饭也不肯叫床,金埔心索性用口塞把她干裂了的嘴巴彻底堵住。
    每隔几个小时,他总会走进屋子,在她红肿的小穴里发泄一番,然后把浓稠的精液射在她的体内。
    这天,打完松弛剂,金埔心又往她的身体里注入了第二管液体。
    柒柒面如死灰,表情无波无澜,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男人脱去衣物,露出强健的腹肌和勃发的性器,却不着急泄欲,而是坐在少女大张着的双腿之间,低头细看。
    通过秘密渠道高价买来的烈性春药,听说,就算再保守的女人,也撑不过二十分钟。
    他等着她掰着屁股抠着逼,像一条母狗一样,求他操进去。
    就像之前许多次的欢爱那样,鱼水交融,你情我愿。
    很快,一丝清亮的液体从那个微张着的小口流了出来。
    阴道内部蜷缩在一起的褶皱不受控制地放松,展开,鲜红的嫩肉一张一吐,渴望着肉棒的侵占和爱抚。
    咕嘟,咕嘟,越来越多的淫液像泄了洪一样,争前恐后地涌出,打湿少女白嫩的大腿根部,流进同样犯馋的后穴里面。
    充血硬挺的阴蒂,拱开两瓣丰美的贝肉,不知羞耻地暴露在空气中。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口中发出细微的气声。
    金埔心把口塞解下,笑问:“要吗?”
    小穴拼命收缩着,无声地发出哀求。
    可她还是不肯说话。
    男人收了笑容,变得寡淡且冷酷。
    骨节分明的手拨开手边木盒的插销,从琳琅满目的情趣用品中选出一个艳粉色的跳蛋,卡进不停流水的穴口。
    她的下体微微抖动了一下。
    指尖抵住跳蛋,用力往里推进。
    从四面八方涌上来的软肉遇上这团异物,好像饿狼见到腥肉一样,迫不及待地把它卷进深处。
    细细的嗡嗡声从少女的身体里面传出来,虽然微弱,却十分靡艳。
    被这情景所激,男人的肉棒高高翘起,几乎抵上精壮的小腹,马眼处流出晶莹的液体。
    可他仍然不急着插入,而是拿起另一个肉粉色的大号跳蛋,问:“要不要?”
    硅胶制品带来的快感,是轻飘飘浮在半空中的,只能激发她更多的淫性,却永远不可能给她真正的满足。
    两厢夹攻,他倒想看看她还能扛多久。
    药物影响了咬合能力,雪白的牙齿在她的抗争之下早已经发酸,喉咙深处涌上几声含糊的呜咽,又被她狠狠咽了回去。
    她斜睨了他一眼,因情欲折磨而显得绯艳异常的脸上,是刻骨的恨意与不屑,红唇一张一合,吐出两个字:“傻逼。”
    金埔心眼中闪过狠戾,把第二个跳蛋也塞了进去。
    这一次,小穴吞得明显吃力。
    可春药麻痹了所有的不适,只余下令人发疯的空虚,过了一会儿,暧昧的肉粉色也消失在视线之中,只有与之相连的同色丝绳,还握在他的指尖。
    他抓紧两根绳子,毫不怜惜地重重一提,又猝然松手。
    她立刻痉挛着身子,跌入无声的高潮。
    可这样的高潮,犹如隔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