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灵与肉 > 正文 第 33 页
    她从来没有这么期盼过上学。
    这样,最起码,白天在学校的时间里,她是安全的。
    可他不肯放过她。
    嫌弃她的小屄太小,每次性交的时候,都要花费好大功夫才能插进去,他开始在她身体里塞跳蛋。
    塞完之后,怕她拿出来,还给她穿上了金属制的贞操锁。
    从此,她从活泼开朗变得阴暗懦弱。
    每天缩在角落里,不敢和人说话,害怕说话的时候,会不小心发出孱弱的呻吟。
    上课的时候,注意力根本无法集中,体内跳蛋嗡嗡作响,残忍地把稚嫩的身体一遍一遍推向高潮。
    她实在忍受不了,偷偷跑去报了警。
    可警察根本不信她的话,打电话喊来了男人,轻描淡写地说了两句,照旧叫男人带她回家。
    她怕得浑身发抖,被他像拎小鸡一样拎了回去。
    刚进家门,按在地上就开始操。
    折腾了半宿,她连双腿并拢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没法做到,小穴高高肿起,痛不欲生。
    和气的邻居搬了家,新邻居是个像熊一样高壮的丧偶男人和一个与她同岁的男孩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开始留意那个男孩子。
    小动物的本能告诉她,他身上有着同类的味道。
    她的下身常年肿胀,而他则经常鼻青脸肿。
    被男人抵在门板上狠肏的时候,她听见了对面传来的殴打声和压抑的哭叫。
    夏天,枝叶繁茂,她又熬过了一个可怕的夜晚,走出家门。
    然后看见胳膊打着石膏,傻气又古怪的男孩子,也背着书包出了门。
    “嗨!”她鼓起勇气,第一次对他打招呼。
    可男孩子冷冷看了她一眼,快步离去。
    脸上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笑容,逐渐消失。
    她垂下眼睫,想,果然是没有人会喜欢她的吧。
    翌日,她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依旧是早晨,依旧凑巧碰见了他。
    依旧努力挤出个笑容,这一次,她对他说的是:“再见。”
    男孩子还是没有理她,一步一步走下楼梯。
    她则迈动酸软的双腿,慢吞吞爬上楼道间的窗台。
    十五楼,楼底下是水泥地,运气好的话,应该会当场死亡的吧。
    虽然死状会很难看,可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活着,实在是太辛苦了。
    微风吹动脸颊,带来久违的暖意。
    她想,死亡是不是没有大家说的那样可怕,也是暖融融的呢?
    双臂伸展,像只即将投入山林的鸟儿,她义无反顾地纵身跃下。
    一只手臂忽然从背后伸出,死死拉住了她。
    整个身体悬空吊在外面,她努力仰起脸,隔着泪光看见男孩子惊慌失措的表情。
    她无力地吐出两个字:“放手。”
    男孩子另一只手臂骨折,完全使不上力气,半边身子都探了出来,脸上因用力而显得狰狞。
    他咬牙切齿:“不放!”
    柒柒眼泪坠落,哀哀道:“我不想活了,你快放手,不然你也会掉下来的。”
    “不放!”男孩子又重复了一句,“快抓住窗台,想办法爬上来!”
    僵持了片刻,男孩子的身体又往下滑了一点儿,她害怕他真的会陪她一起死,手脚并用,努力爬了上来。
    两个人躺在冰冷的地上喘气。
    那天,她知道了,他叫明远。
    他也知道了她不堪的秘密。
    她的爸爸是性变态,他的爸爸则是个暴力狂。
    原来什么样的人,都是有可能做父母的。
    不巧,她和他都比较倒霉。
    半晌,呼吸逐渐恢复平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