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白日清醒 > 正文 第 3 页
    江景川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像是在看什么令人厌恶的东西,却又不像,因为那其中夹杂着一丝怜悯。
    女孩以为江景川怕了,招呼着江景川带她去坐旋转木马,江景川本不同意,他看到了那个男孩也在,就带着女孩去了。
    女孩摔下来了,血顺着女孩的额角流下,女孩放声大哭,引来了看热闹的人,他们自动围成了一个充满流言蜚语的圈,每个人都是源头也是终点,话语从他们的嘴里产生也消逝在他们嘴中。
    江景川成了舆论的中心,他被推搡着,江恒柏和那个女人也被挤在其中,女人看孩子可怜,打了电话,他们被接走了。
    两个女人在医院相遇了,一个毫不知情,一个仇恨满腔,战争爆发了,不知情的女人被扇懵了,她们扭打在了一起。
    从此和睦的家庭破裂了。
    男孩躺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女孩还在手术室了,江景川靠近男孩,鼻翼触到了男孩的发丝,他心里开始膨胀,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他想,以后男孩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其实那根刺已经存在了,他不过是去戳动了一下,揭开了早已腐烂的事实而已。
    “啪——”女人的巴掌袭来,江景川没躲,多年的经历告诉他,躲避后会带来更严重的殴打。
    “江景川!你怎么回事?啊?你怎么看人的!我就是让你怎么照顾人的吗?”盛怒之下的女人毫无理智,她拿起手边的物品砸向江景川,以发泄自己的怒气。
    江景川额角流了血,他站着一动不动,江景川像是没了灵魂,一条任人欺辱的狗罢了。
    恍惚之间,他闻到了一股甜味,是那颗糖。
    江景川伸手把糖紧紧地攥进了手里。
    Chapter9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江恒柏作为唯一的大学生走出了他生活了十几年的深山。
    他看着那些送他出山的人们,心中涌出一种不同于任何人的优越感和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背德感。
    他是被所有山民供育出的人,也是被大山所选中的人。
    进入大学后,江恒柏生出了一种不一样的自卑,而摆脱这种自卑也成为了他的人生奋斗目标。
    这种目标和虚荣感也为他伪善的人生打下了基础,于是就在他遇到赵斓壹时毅然决然地抛弃了已经怀胎几个月的雀翎,做了赵家的赘婿。
    两个被蒙在鼓里的可悲女人视对方为敌人,在辱骂咒怨中生活,终生得不到解脱。
    女人的儿子成了怨气的发泄口,生活在母亲的辱骂殴打之中,眼中希翼的光芒在面对父亲的冷漠和母亲的虐待中失去了光芒,永远生活在地狱中,孤单处世,再无救赎。
    江景柠做梦了,他无意识地动作,身体疼得在床上来回翻滚。眼前又浮现出了父亲冷淡的眼神好似在看一件可交易的的商品一般,来回试探,冷眼旁观,在心中估量着交换价值。
    “嗬——,嗬——”江景柠身体不住蜷曲,嘴中发出像破旧机器一般的枯槁呻吟,他拱起后背,死死捂住左手的伤口,恍惚间血就流了出来,止不住了,他有看到那天的自己,他一步一步地走向母亲的房间,脚下是一个个血印。
    小江景柠打开了门,他被父母的争吵声吵醒了,他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妈妈?”
    衣服歪斜,头发凌乱,脸上还有巴掌印的女人听到了儿子的呼唤“宝宝,柠柠,妈妈的宝贝,来……,过来妈妈这里……”
    小江景柠坐到了母亲的怀里,他四处看了看问“妈妈?爸爸呢?爸爸去哪了啊?”
    “爸爸?爸爸……,江恒柏!……雀翎……,贱人……,贱人!”赵斓壹紧紧地环着怀里的儿子,口中吐出恶毒的诅咒。
    “妈妈!贱……,贱人是什么啊?”小江景柠看着自己的母亲眼睛微突,神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