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的天花板是雪白色的。

    除了雪白色,他看不到周围其他东西,耳边有陌生的声音不断地在问他。

    “你真的是魏海的情人?”

    “如果你需要帮忙,可以告诉我,虽然我们和魏海是朋友,但不是那样的人。”

    “我叫林朔,我把我电话号码写下来,放在这里了。”

    后来声音渐渐没了,终于被他的沉默不语赶走。

    窗外的颜色也从白色变成了黑色,他坚持了好久好久没睡,眼白全是红色的血丝,一次次被被撕碎的痛苦依然留在身体肌肤的每一个毛孔里,脑海里烙印着魔鬼的面容。

    最终,他昏死了过去。

    但他绝不会忘记,那个魔鬼,叫作魏海。

    傍晚之前,魏海抵达了夏家。

    “怎么,你也是来替郜超说情的?”夏老爷子脸上一片愠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俨然,夏家还是他当家做主。

    夏父邀请了魏海坐下,吩咐了管家上茶。

    魏海道:“我不是来替他说情的,爷爷想要怎么对付他,我都没有意见,不过夏家和他为敌也是和朔世为敌,最终只有落得两败俱伤,我并不乐见。”

    老爷子重重哼了一声。

    夏水芸自然地坐在魏海身边,说:“爷爷,算了吧,其实他也没把我怎么样,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魏海看向她,问道:“受伤了吗?”

    夏水芸摇头:“没有,服务生来得及时。”

    前两天的一场酒会上,郜超喝醉了,当众调戏了她,还把她拉去了小房间,所以爷爷特别生气。

    一来是觉得孙女太委屈,二来家族脸面被打了,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魏海点头,“没事就好,我会让郜超亲自来赎罪,他罪有应得,死不足惜。”

    “倒也不必让他去死,只要他们郜家放人出来,我打他个半死是肯定。”

    “好,我来联系,爷爷千万别留情。”

    老爷子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指了指魏海,“留下来吃晚饭,你可好久没来了,再不来我就当你心里没芸芸了啊,我这好孙女可多得是好男人追求。”

    夏水芸脸红,“爷爷,你别说了!”

    夏父也附和:“是啊,以后多来我们家吃饭,对了,要不就今年挑个好日子,把你们的婚事订了?”

    魏海委婉推脱,“伯父,爷爷,我事业还在上升期,暂时没有订婚的打算。”

    老爷子不赞同:“婚姻也是大事,也该放在第一位,难不成你想让我孙女等成老姑娘。”

    夏父:“就是,再说你事业做得够大了,暂时放一放,也给其他年轻人多点机会,你嘛,先把这婚事定下来,再接着去忙事业不迟啊。”

    “哎呀爷爷,爸爸,你们搞得我好像嫁不出去一样,别这么逼婚好吗!”

    夏水芸挽住魏海的胳膊娇嗔。

    夏老爷子哈哈大笑,“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我孙女害羞咯。”

    吃过晚饭,夏水芸便拉了魏海去花园。

    两人并肩在月色下散步。

    魏海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肩头。

    夏水芸拢了拢外套,虽然外头的天气有些冷,可是身边有男人的淡淡的体温,连同心里都是暖的:“在外面是不是松了口气,你每次来爷爷和爸爸总是明里暗里的说订婚的事,你该不是因为厌烦才没来见我了吧?”

    “不是,”魏海敛下眉,看着女孩儿微红的脸,“年底要忙的事情太多。”

    夏水芸仰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13599笔趣阁笔趣阁小说网启迪小说网19358文学26661文学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358小说33991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