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 夫人 > 正文 1、心软的司战神
    战后逢大旱,粮食颗粒无收,人间饿殍遍地。

    灼灼日头烈得晒人,在太阳下站一站已是头昏。讨要吃食的百姓却沿街跪着,他们饿得只剩一层薄皮包着骨,急了就抱起地上的腐尸啃食。

    “夫人,行行好,我儿已经三天没吃过一口饭了……”

    一袭白衣的姑娘领着个孩童悄然出现在街道上,饿得只剩几口气的人们争相往前,拥挤间不知踩碎多少具虚弱不堪的躯体,只为抢夺孩童手里的包子。

    韶安似乎被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打动,眨巴着水汪汪的眼望向寒苏,却见那双黑漆漆的眸里没有半分动容,仿佛周遭的哭喊皆与她无关。

    “娘亲,我想给她。”

    他拽一拽寒苏的手,不待她开口,便小心翼翼地把包子捧给妇人。

    阴云随她的到来遮蔽日光,还有雷声轰鸣。不多时,天上久违地降下大雨,把百姓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可他们并不恼怒,反倒欢喜极了,觉得自己遇见天上的神明——带着童子的观音娘娘,一位心软的神。

    母子俩的身影在雨幕里淡退,好像一切都是他们的梦境,只余佩环相击的叮当声诉说一切并非幻象。

    昆仑神境里,清璄上君的生辰宴办得十分盛大,各路神仙皆受邀前来,就是被贬至穹霄蛮荒的也能蹭一杯玉琼酿喝。

    仙娥和星官步履匆匆,或为往来的仙家引路,或端上酒水瓜果,抑或守在一旁侍候。

    坐在大殿里的仙家闲着难受,三三两两地围坐在一起喝酒谈天,说着说着就聊起近几日的奇闻趣事——诸如北海的二皇子与西海的小公主吃醉酒滚在一张榻上、桃花仙子睡得迷糊错过花季被贬入凡间……

    “你们听说了吗,司战元君今日也会赴宴。”

    一个老仙捋着胡子,直直望向大殿门前,像在盼什么,又像在回忆什么。

    “老夫曾有幸在寒苏上神麾下。那时,穹霄诸神力竭,好几位神君羽化归去。上神只能独自迎战,凭一己之力把三万魔族大军杀得片甲不留。”

    几个才飞升不久的小仙端着酒杯凑了只耳朵上来。他们生得晚,不曾见过司战元君,可都是听着她的事迹过来的。

    当年,穹霄被天帝舍弃,眼见魔族就要攻破最后一道结界,被寒苏上神与其夫君拼死拦下。

    只可惜,其夫于战争中元神大伤,不过几日便撒手人寰,独独留下她与未出世的孩子。

    这事闹得极大,天帝陛下为补偿寒苏上神,封了个司战元君的头衔给她,文曲星君也记下她的功德。

    但这位元君常年在外云游,向来无诏不归、无事不回,天上没人见过,见了也不认得。

    他们谈笑畅饮,全然不知口中的上神就坐在角落里。

    当年的事传入耳畔,她没有显出不悦,也没有心伤,一心给韶安剥长生果吃,不时捏起酒杯尝几口玉琼酿,吃一块抹满桂花糖的琼膏。

    “娘亲……你还有安儿,安儿会永远陪着娘亲。”

    韶安囫囵吞掉长生果,甜滋滋的回味无穷,却冷得牙齿直哆嗦。他一出生就只有娘,也听过不少关于父亲的传说,还是好几个版本。

    肉嘟嘟的小手搭上冰凉的手背,森森寒意钻得牙根子都酸了。感受到温热的掌心,寒苏回过神,在儿子的小脸蛋上落下一吻,藏起眼底的哀凉。

    “清璄上君、君后到——!”

    五彩祥云携紫金晚霞而来,粉红的薄云铺了满天。三只神鹿踏过云霞,背后是蒙着轻纱的沉香战车。

    前头开路的手持兵刃以免冲撞,后面的神官拿着五明扇,利刃般的灵气伴一行人扑面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13599笔趣阁笔趣阁小说网启迪小说网19358文学26661文学稀有资源站大河小说358小说33991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