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格格党 > 玄幻魔法 > 冤种竟是我自己(快穿) > 救赎小奶狗 第10章 小奶狗
    所有人都安静了。安静地看向了顾蜜如的方向。

    顾蜜如将刀子□□,还把血盆朝着猪脖子下面踢了踢。

    她放下刀子,一双指节修长的手沾满了鲜血。在她白皙的皮肤之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她并没有急着去擦手,而是抬起头,看向了猪肉婆娘的方向。微微勾了勾唇,露出了一个带着善意的浅淡笑意。

    “张家嫂子。”顾蜜如说:“我今天来,不是找张老板的,是找你有些事情想要商量。”

    猪肉婆娘其实也有个很文艺的名字,她叫徐揽翠。也是个小翠,只可惜她这个小翠,不如暗.娼巷子里面那个小翠柔婉动人,不受自家夫君的喜爱。

    徐揽翠柳眉倒竖。一双本就不大,被脸上的肉一挤,成了一条弯弯的缝隙的眼睛,看向了顾蜜如。

    那双眼像是两把夺人性命的弯刀,很是有杀伤力。一寸寸在顾蜜如山水墨画一般沉静隽秀的眉目,和亭亭玉立的身材之上划过。

    这时候顾蜜如脑中系统诈尸道:【猪肉婆娘叫徐揽翠。小时候,家里逃荒的时候,没有死去的姊妹,都叫她翠翠姐。】

    顾蜜如这次没骂系统。

    她对着徐揽翠又一笑,不紧不慢地解释道:“翠翠姐误会了,我与张老板早就没了干系。今日来,纯粹是来找翠翠姐的。”

    徐揽翠收了压在张文言脖子上的菜刀。本来以为这司家媳妇来了,是要耀武扬威的,张文言和徐揽翠家业干得挺大的,却一直都没有孩子。

    她最怕的就是外面的小妖精怀了孩子,张文言死活非要把人娶进来不可。

    可是这司家媳妇竟然叫她翠翠姐。好多年……徐揽翠一阵恍惚,好多年没有人叫过她翠翠姐。甚至是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大家都背地里喊她母夜叉、猪肉婆娘、杀猪的悍妇。最客气的,也不过是像司家这媳妇儿最开始一样,喊她张家嫂子。

    “你叫我什么?你怎知我名字?”徐揽翠说着,回头狠狠瞪了张文言一眼,说:“你连我昔年之事,都告诉了你的小相好?!让她用这种称呼来与我套近乎,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这一声质问声音尖锐,但是细听其中倒有些许的颤抖。

    那段逃荒的日子,实在是徐揽翠不堪回首的记忆。更是她不愿为外人触动的逆鳞。

    张文言脖子上没了刀,总算是能说出一句全乎话:“我没有!夫人,我……啊!”

    张文言被用菜刀的刀背砸了一下。

    顾蜜如开口道:“张家嫂子又误会了,是因为我知张家嫂子真名。又不知道张家嫂子的小字,便想着张家嫂子比我年长,我叫你一声姐姐应该的。”

    “若是翠翠姐张家嫂子不喜欢,我也可以叫徐姐。”

    徐揽翠虎着脸。她被骂凶的时间久了,就也自认了。比起丈夫娶小妾进门,自家的铺子被挤兑欺负,她宁愿做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让人害怕便好。

    她提着菜刀,几步走到顾蜜如面前。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这徐揽翠,单论身高,比顾蜜如还矮了那么两指。

    但是徐揽翠比顾蜜如粗了一倍有余。气势也很强。

    顾蜜如看上去亭亭如一棵青松,笔直站着,不闪躲徐揽翠。双手举在身前,手里正抓着一块帕子。在慢条斯理地擦手上的血。

    徐揽翠也低头看了一眼这司家媳妇满手的血,又看了看旁边不远处,干脆利落死去的猪。

    这司家媳妇不简单,谁家好好的女人会杀猪?还杀得这么干脆利落轻描淡写?

    当初徐揽翠学杀猪的时候,一开始也害怕哭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